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D586小说网 >> 她的小梨涡 >> 夜晚【修】

谢辞不逗她了, 他的唇角微扬, 浅浅地笑了。

“行吧你上去, 不闹了, 我马上回家了。”

过了片刻, 许呦看他两眼,“要我送你吗?”

“送什么送啊,就几步远,我正好走回去醒酒。”

许呦顿了顿。还是开门下车。她站好后, 转头说,“你也下来。”

她怕他等会自己开车回去。

谢辞坐在车里看她, 应了一声。

旁边走过一对小情侣,估计是刚刚看完电影,手里还有一桶爆米花。

他们耳鬓厮磨, 女生挽着男友的手臂, 眼睛瞄到许呦站在路灯底下, 她不由一愣。

“——许老师,你大晚上站在这里干嘛?”

这个小姑娘马上研究生毕业,在许呦新闻社实习,刚好和她住同一小区。

许呦说:“我和朋友说点事。”

话落,小姑娘视线忍不住往许呦身后飘,也不多说什么,点点头便和她告别。

许呦看他们走远, 犹豫了一会, 又对谢辞说, “算了......我把你送到你们小区门口?”

她试探性地问。

谢辞忍着笑,眉微挑,“别这么认真啊,你快上去,我也走了。”

其实她也意识到自己有点不妥。

他这么说,许呦只能道:“那你到家好好睡觉,记得给我打个电话。”

“知道了许老师。”他说。

“......”

“谁是你老师。”许呦无语,“我走了。”

她走了两步,又回头嘱咐,“你快点回去,别呆在我楼下。”

谢辞点头,“知道了。”

楼道里的灯坏了,一片漆黑。许呦没拿手机,直接摸黑上楼。

到住的第三楼,她在门口站了片刻。

把钥匙插.进去,许呦才停止发愣,回过神来。

---

谢辞倚着路虎的车门,低头把玩手里的车钥匙。修长的手腕,指间猩红的烟未灭。他侧头吸了口,又吐出。

夜深人静,烟雾飘散。

下一秒,他抽烟的动作一顿。

许呦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视线不动,一直看着他。

谢辞像是早就料到一般,看到她,也不惊讶。

许呦轻轻说,“谢辞,怎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个德行。”

她就知道。

以前也是这样。

动不动就死守在她家楼底下,如果不去哄,他就算冻死也不肯走。

明明看着吊儿郎当的,却有一股死倔的劲。

她每一次,就这么下去找他的夜晚。他都在无所事事地等待,然后抽烟。

谢辞笑,随手摁灭了烟起身。

“知道你心软啊。”

---

上楼梯,没灯。她和他一前一后地走,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得缓慢。

夜晚的月亮有点亮,映在地面的影子格外清晰。

谢辞问,“许呦,你怕么。”

“怕什么。”

“你说呢。”

“不知道。”

转弯,上到第一个楼梯口。

他看着她模糊的背影,心里默默数台阶。

谢辞微微抬手,一用力,把她垂在身侧的手握住。

许呦低头看了一眼,没挣扎。

一路楼上都没有灯,黑暗实在是个好东西。

反正谢辞是这样觉得的。

“许呦。”他喊她。

“嗯。”

“你现在算是高级知识分子了。”

许呦停下脚步,等又上了一个台阶,才说,“你也不差。”

“真的?”

“能够靠自己双手赚钱,我就觉得很好。”

他沉默着。

提起旧事,她心里有点压抑。

“可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许呦又重复了一遍,“很多职业,很多选择,你去修车,靠自己本事赚钱,我觉得很好。”

“你很好。”她说。

“我知道我好,你别说了,总感觉像在给我发好人卡。”

本来有些沉重,她忍不住笑了,“什么好人卡。”

谢辞:“........”

想到饭桌上的嬉闹之语,许呦想了想,说:“我要是跟你发好人卡,应该是....”

“是什么?”

“你很好,可是我太美了,你配不上。”

谢辞低笑,笑了两声,忍不住又笑。

他看清她的侧脸,半开玩笑地又问,“那你会不会嫌弃和我没共同语言啊。”

许呦眼里淡淡的,很平静地回答,“柴米油盐酱醋茶,人间烟火也有趣。”

他顿了一下,却没了话。

刚刚喝完酒,脑子反应有点慢。

沉默蔓延开来。

没出几分钟,谢辞的声音又响起来。

“你现在说话感觉有点文绉绉,怪冷幽默的。我觉得,我大概当初就是看上你这种一本正经冷幽默的样儿了。”

许呦安静了一会,抬头看他一眼,“我什么时候跟你冷幽默过。”

“......”

“你忘了?”谢辞低头,唇准确又快速地碰了碰她的脸,“你自己跟我说过的话。”

许呦任他亲着,“什么。”

谢辞回忆,“叫什么来着,知识是自己的,还是什么,怎么说来着。”

这么久了,他也记不清了。

许呦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难受。

她开口,“你把我的话记得很清楚。”

谢辞扯着嘴角,笑得懒散,“当然了,你比我爸妈都古板,一上来就喜欢讲心灵鸡汤。”

“.......”

许呦想起一件事。她被他牵着,走了两步,试探性地问,“你现在过年呢?回去吗。”

谢辞反应不大。

不过看她凝重的模样,他露出一丝笑,“回去啊,家里有亲戚。”

“你爸爸...”

谢辞笑了,“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我每年都给他老人家去扫墓。”

“你能跟我讲讲你这几年的事吗。”许呦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对谢辞提起过往。

---

当初谢辞家里出事,是因为正好碰上严打,父亲被人举报到省纪委,说在临市官商勾结。其实是上头有人故意在打压某个政治党派,当时反腐风盛行,谢冬云不过是个牺牲者而已。

谢冬云接到消息,立刻从外地赶回临市,却在高速上出了车祸。

司机当场死亡,谢冬云被送到医院抢救。可还是没用什么用,人不久也撒手走了。

后来谢辞接受不了父亲突然离世的意外。家里遭逢变故,谢天云留下的财产有很多,因为去世的意外,没来得及立遗嘱。亲戚为谢辞找了律师,和当时的情妇打官司。

可是他不会做生意,谢辞亲叔叔就接管了生意,把他接到了外地。

谢辞的手未能彻底恢复,已经不算一个正常人,父亲又去世,对许呦的不告而别和无可奈何。

这些事情加起来,年仅18岁的他觉得活下去都是一件困难的事,甚至不知道明天改用什么力量把自己唤醒。

谢东波当时跟谢辞说:“叔叔帮你管公司,但是公司一直是你的,你就算以后没本事,叔叔替你爸爸养你一辈子。”

不管发生多大意外,生活还是要继续过。

从失去亲人的阴影里走出来,去申城开修车厂,是两年以后的事情。

谢辞还记得许呦说过的话。

她说她想去申城。

他发现自己还是不能控制自己去想她。深情总是无意识,只是在谢辞发现的时候,许呦已经被他推得越来越远。

谢辞这几年,也曾经试图忘记过许呦。

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就是忘不掉。只是偶尔知道她在申城上大学,他明明已经决定好不去找她,没过多久还是控制不住又偷偷去看她。越看就越忘不掉。

谢辞唯一能控制的,就是自己不出现在她的面前,尽量不去打扰她的生活。

直到那天她出现在自己的修车厂。

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做了梦。

理智就像不存在了一样。他实在不甘心就那么躲着。

---

说完这些年的事,其实也就寥寥几句话,上了几步台阶就能说完。

他说完,许呦突然靠近,伸出双手,将他的腰揽紧。

两人贴近。腰被人用双臂紧紧拥住,在黑暗中,谢辞的心跳忽地停了片刻,手悬在空中,不知作何反应。

许呦头抵住他的肩膀,谢辞心里突然冒出一种很自私的想法。

如果说出这些,能博取她一些同情,这样也好。反正她也是在为自己心疼。

许呦温热的身体就这么和他依偎着,皮肤紧贴,两颗心的距离也极近。

这种念头一冒出来,从脚底升起的愉悦猛地窜到头顶。他露在外面的皮肤甚至起了细密的小疙瘩。

谢辞数着自己的呼吸,一下,两下,三下.....手慢慢绕过她的肩膀,刚刚搭上。

许呦哑着嗓子开口,“谢辞。”

他动作顿住,心虚地应了一声。

他走了回神,听到她问。

“你这几年,是不是过得一点都不好。”

“是。”

“你以后有什么,能不能直接告诉我?”

谢辞答应,“好。”

到了三楼,许呦开门,谢辞跟在她后面。

她进去换鞋,对身后的人说,“进来吧。”

简单的两室一厅,却被装修的很温馨,木质餐桌,木质地板,随处可见的小熊抱枕。鸢尾画册,阳台上摆放着几株吊兰。

谢辞随意打量着。

许呦穿好拖鞋,把包和钥匙放下。谢辞跟在她身后,拾起来桌上一本杂志,拿起来翻看。

内容很无聊,他靠在门框上打发时间,等着许呦不知道在忙什么。

许呦进厨房倒了两杯冰水,她把自己的端起来喝,另一只手伸出去。

“喝点水。”

谢辞接过去,仰起脸把玻璃杯里的水喝干净。

“我睡哪?”喝完后,他问。

这时,放在一边的手机铃响。

许呦拿过来,看了看来电显示,“等会,我接个电话。”

她转了个身,低音喂了一声。

“阿拆,睡了吗?”是陈秀云。

许呦:“我没睡,刚刚和以前同学吃了顿饭。”

“到家了吗?”

“到了。”

旁边很安静。

许呦心不在焉地听母亲说话,眼睛瞄了瞄谢辞。他已经在沙发上坐下,撑着头玩手机,双腿直直地搭放。

嘴上又随便说一些小事。许呦走进房间。

过了会,她从房间里搬了一床空调被出来,放到一边沙发上,“晚上睡觉冷的话记得盖。”

时间也晚了,许呦进房间,把电脑打开,翻了翻工作邮件。

明天下午要去一个电竞比赛现场做采访,过两天还有一个开幕式活动。还有她前几天报上去的选题,关于山区希望小学那边的已经批下来,过段时间就要去实地调调研。

很多事情堆积在一起,但是许呦下个月请了年假,要回老家给小姑婆上坟。小姑婆前几年得了食管癌,人年纪大了也熬不过去,前几天在医院过去了。她想着刚好趁着休年假,顺便还能陪陪父母。

洗完澡出来,湿漉漉的黑发搭在肩头。许呦穿着睡裙,碍于谢辞在客厅,她专门穿了个小外套。

刚刚明明很困,洗了个澡后,人精神了不少。许呦去厨房,从冰箱里抱出一个西瓜,把保鲜膜撕开,她弯腰把橱柜拉开,找出一个不锈钢的调羹。

刚转身,谢辞靠在门边。

许呦动作一顿,把柜子关上,问:“你吃西瓜吗?”

“吃啊。”

她把手里的冰镇西瓜递过去,“给你吃的。”

谢辞:“有没有籽,有的话我不吃。”他很挑剔。

“没有,你吃吧。”许呦挖了一勺,递到他嘴边。

她表情很自然。

谢辞愣了两秒,从善如流地张口吃下。

“许呦。”他吃了两口,突然叫她的名字。

“怎么了?”

谢辞说,“以后我们在一起了,你能不能把我照顾好啊?”

她低头又挖了一勺,嗯了一声,“能。”

---

许呦躺在床上看书,等头发干得差不多睡觉。

看着天花板,许呦突然想起以前上大学。一个舍友问她,有没有喜欢的人,以后如果能和他在一起,觉得什么日子过的最舒服。

她自觉是个很无趣的人,也不憧憬波澜壮阔。从小安分地长大,听话学习,从不招惹谁。谢辞算是她生命里第一道波澜。

只是她那时候性子有点内向,不知道怎么对人好。所以对谢辞太冷淡,这几年也曾经后悔过。不过他已经不在身边。

舍友转过脸,瞅着发呆的许呦,正准备开口,就听到她的声音。

平淡缓和,好像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最舒服的日子啊。”

“我想和他在夏天的傍晚,吃完饭去逛公园,路过彩色的喷泉池,草地上可以看狗狗。还有跳广场舞的大妈,我们能吹风散步,随便聊聊天,聊什么都可以。”

“然后到了小区门口,去水果摊挑一个好吃的西瓜,放到冰箱里。”

“洗完澡,吹着空调,和他一起吃西瓜,然后看电视。”

“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美好。”

门把手被轻轻扭开,门缝露出一张脸。

许呦脚步轻轻,踱到客厅。电视机里还在放重播的足球比赛。

她悄悄走过去,白而薄透的晃荡裙摆下,曲线清瘦的小腿露出来。

客厅的大灯关了,谢辞喝多了,人估计也倦了。闭目睡在沙发上,黑色的发丝松软。他呼吸深沉,仿佛已经陷入沉眠。

她用指尖,一点点,轻轻触到他侧脸的皮肤。

许久,她蹲下身。

许呦抿唇,伸手为谢辞拉上薄被。

随即,一个亲飘飘的吻,落在他的额头,然后是阖起的眼睫。

睡吧。

她小声说。

随即站起身,她弯腰,把放在茶几遥控器拿起来,关掉电视机。

最后一点嘈杂被灭掉,房间沉没于黑暗之中。

许呦轻手轻脚,正准备离开,突然横出来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

“——喂。”

许呦身子僵住,下一秒,耳后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

“我被你亲硬了啊。”

许呦一刹那,感觉全身血液都轰上头顶。

心虚又羞耻的感觉糅杂在一起。她第一反应是挣脱他的手跑开,可没来得及甩开,就被那股力气强行扯得跌倒在沙发上。

一道黑影迅速压过来,身躯挨着她,呼吸像滚烫的岩浆。

许呦穿着睡衣,领口微微敞开,胸前和脖子处赤.裸的肌肤露出来一大片。她开始挣扎,小腿乱蹬。

他手肘曲起,压在她耳旁,声音哑得不像话,“许呦...你居然敢偷亲我。”

好像她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你...别压我。”她声音弱,双臂又酸软,无力地推拒着身上的人。

不论怎么挣扎,却毫无抵抗的作用。

空气里荷尔蒙的气味快要爆炸,谢辞仗势欺人,手也开始不老实地往下滑。

喜欢她的小梨涡请大家收藏:(www.d586.com)她的小梨涡D586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她的小梨涡最新章节 - 她的小梨涡全文阅读 - 她的小梨涡txt下载 - 唧唧的猫的全部小说 - 她的小梨涡 D586小说网

猜你喜欢: 成了霸总的心尖宠娇软美人[重生]奈何清风知我意史上最强腹黑夫妻暗格里的秘密回到七零年代重生八零:弃妇带娃撩军夫探虚陵现代篇六零年代好生活重生七零有宝妻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总裁的替身前妻东岑西舅糖都给你吃默读重生民国娇小姐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重生90甜军嫂玄学大师不是人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归路末世重生之低调种田重生之爷太重口了重生之将门千金非职业半仙六零军嫂有空间
完本推荐: 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工业霸主全文阅读回到七零年代全文阅读青春从遇见他开始全文阅读妃常嚣张: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末日蟑螂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Boss凶猛:老公,领证吧全文阅读盛世医妃全文阅读他那么撩全文阅读从零开始全文阅读黄泉禁忌全文阅读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全文阅读重生七零带萌娃全文阅读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问镜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级农场军婚蜜恋在八零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武道霸主直播之无敌西游没有谁,我惹不起谍海猎影韩娱之综艺演员一剑飞仙绝品小神农豪门继承人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大夏纪篮坛紫锋摄政大明一世倾城幻世彼岸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神医弃女韩娱之我为搞笑狂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情迷兽世:兽王BOSS,撩一个重生世子爷大唐不良人毒医娘亲萌宝宝奶爸至尊万古神帝麻衣神算子龙傲武神

她的小梨涡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她的小梨涡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她的小梨涡txt下载手机版 - 唧唧的猫的全部小说 - 她的小梨涡 D586小说网移动版 - D586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