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D586小说网 >>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 成功发表

上午的会议基本都是领导讲话, 不过众人的心思还停留在刚刚的比赛上, 还有不少人忍不住回头看苏茂言。

光凭诊脉判断疾病,真的是神仙了。

不过等他们看清楚苏茂言在做什么的时候, 所有人的表情都变成了Σ(⊙▽⊙"

因为苏茂言竟然在认真的听领导讲话,甚至还在做笔记!

简直太令人发指了!

这不是显得开小差的他们格外的不认真?!

一个上午很快就在苏茂言仔细又详尽的笔记中过去了, 下午的会议是两点半开始,还有时间睡午觉,但是他因为下午有发表任务, 有点紧张,翻来覆去好久都没有睡着。

秦屿看着时间,忍不住给苏茂言发了一条微信。

微信的内容大概是就昨天晚上喝醉了道歉, 表示自己有点失态,请苏茂言不要介意, 又问苏茂言准备的怎么样了, 期待他今天下午的表现云云。

苏茂言看了这条微信, 不知道为什么, 微妙的松了口气, 他回复道:“秦哥放心,我会努力的!”

很快就到了下午的发表。

新会员里面,今天能够上台去做发表的只有两位,一位是苏茂言,一位是坐在他旁边的刘明浩。

刘明浩比他先上去, 课题和他也有重叠, 在妊娠病和产后病方面, 他们两人举的病人例子竟然都差不多。

在妊娠病方面,有妊娠高血压的例子,在产后病方面,有缺乳的例子。

这两种病比较常见,比起葡萄胎、绒癌之类的病没有那么硬核,但是也和孕妇产妇们息息相关。

刘明浩作为一位有□□年妇科经验的医生,病人很多,举得例子也很详尽,整个过程深入浅出,妙语连珠,看得出十分有水平。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被选为发表的新会员之一。

至于苏茂言,那是李老私心里硬是给推荐上去的,不然以苏茂言的资历,确实是没有发表的资格的。

刘明浩的发表结束之后,几乎所有医生都给予了掌声,在座的不少都是经验丰富的妇科医生,能得到他们真心的掌声,说明刘明浩的发表里面,确实有不错的干货。

如果只是内容平淡,毫无新意,甚至毫无实用性的话,那他们可能就会质疑这次的新会员招收标准了。

刘明浩鞠了一躬,忍不住看了一眼同样在鼓掌的苏茂言。

作为同一批入会的,又都是研究妇科的,他的年龄比苏茂言大,资历比苏茂言深,可是今天的比赛,他却输给了苏茂言。

他不是个小气的人,但是心里也会有点不舒服。

医生也是有好胜心的,应该说,越是对自己专业琢磨的用心认真的,就对自己越有信心,这种信心反应在其他方面,有时候就会成为一种好胜心。

刘明浩现在,就对苏茂言起了好胜心。

苏茂言深深吸了口气,在主持人的介绍之中,走到了台上。

他今天要讲的,其实和怎么治疗没有多大的关系,更多的,却是集中在判断上面。

在这之前,李老其实给过他建议,希望他更多的把发表的重点放在疾病的治疗上,因为这是一个医生的本质工作,而且苏茂言在这方面,也拿得出手。

他在治疗月经不调和孕期高血压等病上,都有非常显著的疗效。

所以如果举这两方面的例子,这次的发表会肯定不会失败。

但是苏茂言后来却临时的改了重点。

原因是因为那个肺栓塞的病人。

有时候,如果无法预判疾病,那么就算知道了疾病的治疗方法,也没有办法救命活人。

而他愿意把自己的经验告诉大家。

所以苏茂言打开了自己的ppt。

李老看着上面的主题,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明白苏茂言的意思,苏茂言是想要把更多的经验分享给其他的医生,比起治疗方案来说,目前的苏茂言在诊断疾病上面明显有更大的建树。

可惜啊,李老环视着四周,他担心,这些人根本听不懂苏茂言的苦心,也听不懂苏茂言的意思。

就连他自己,在一些知识上面也没有琢磨透,但是苏茂言和他分享的经验,也让他获益良多。

比如脉象,关于脉象的书籍很多,但是许多读起来都玄之又玄,比如普通人去看,旋脉,什么是旋脉?就算你描述出了具体的感觉,但是又怎么通过旋脉去判断疾病呢?

你说辩证?就是因为诊脉辩证的困难,所以才有许多想要学习中医的人怎么也无法入门。

而苏茂言本人,这次的发表就是针对妇科的几类妊娠病,把所有的脉象分了类,并且指出了一些微小的差别。

就连李老本人也想不到,这些经验有多么的珍贵。

因为它们是来自于一个叫做“药王进阶之路”的系统,也是来自于过去上千年的所有中医的经验,更是来自于数万病人们的脉象总结。

而苏茂言今天,就要把这样的知识,分享给在座的医生。

他希望,每一位能听懂的医生,都能造福更多的病人。

但是毫无疑问,苏茂言的发表题目却让许多医生产生了另外的感觉。

比如自不量力,比如胡乱吹嘘,比如想要用江湖郎中的那一套开始忽悠群众了。

不过苏茂言之前表现的很好,而且确实有真功夫,所以大家都按捺住了性子,开始认真听。

苏茂言见状点开ppt:“今天我想讲的,主要是几类疾病的诊断,分别是子宫肌瘤、宫外孕、葡萄胎和绒癌。”

“我知道很多人认为,光凭望闻问切,是没有办法对这几种疾病进行诊断的,就连西医的影像学等,也存在误诊的可能,我想说,你们的认识是正确的,却又不那么正确。”

“在过去,在没有齐备的检查设备时,我们的老祖宗仍然能判断出这些疾病,就说明望闻问切有诊断这些疾病的可能。”

“今天我想要讲的,就是以我诊断过的病人为例,和大家分享我在诊断过程中的经验,以及通过这些案例和我所学到的东西,我也整理出了每一种病症的脉象和它们之间的区别。”

“接下来,我要讲的一位案例,是来自于某个县医院的一位工作人员。”

当苏茂言开始讲第一个案例的时候,在场的医生都停下了手里的事情,不管是在玩手机的,还是在做笔记的,都把视线投在了苏茂言的身上。

因为苏茂言并没有直接讲,而是描述了病人的脉象之后,开始提问。

他的脉象描述十分详细,让在场的医生们都来了精神。

其中的几位妇科大佬更是忍不住的琢磨了起来。

当然,苏茂言除了说出脉象之外,还说出了这个病人的各种病症。

除了没有病人在眼前之外,几乎就算是在望闻问切了。

病人主述的病状是月经不调,从脉象上面来看,应该是血虚造成的。

但是这脉象,除了血虚之外,好像又有点别的什么意思。

已经有医生道:“可惜没法当场把脉。”

旁边的医生道:“你当场把脉,说不定还没有他描述的仔细呢。”

不过苏茂言在之前就说了,这次发表的内容主要是几项疾病的判断,所以肯定和子宫肌瘤之类的有关系。

可是要是真从这个角度来回答的话,那就太侮辱他们的职业水平了。

在场的不少医生们都是这么想的,可惜他们确实只觉得脉象有点不对劲儿,但是具体的真正遇到了,或许他就以血虚的辩证来治疗了。

苏茂言看时间差不多了,说出了结果。

“这位病人是早期的多发性子宫肌瘤造成的月经不调。”

这个答案并不奇怪,因为他要讲的就是这个,让众人觉得好奇的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苏茂言并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又举了另一个病人的例子:“这位病人同样是月经不调,脉象和症状是这样的……”

这一位仍然是一位子宫肌瘤导致月经不调的病人。

她的脉象总的来说和上面的那一位差别不大。

苏茂言又举了好几个例子。

不过后面掺杂了许多正常情况的月经不调的病人。

经过了这么多案例,又加上在座的本来就是行业里的佼佼者,当然明白了苏茂言想要说的东西。

很快,苏茂言就总结了存在子宫肌瘤脉象的共同特征,以及与其他脉象之间的差别。

但是他的这种方法明显存在着十分显著的漏洞。

一是样本太少了,你从几十个病人身上想要归纳出普遍的规律,根本不可能。

二是对脉象的描述太仔细了,第一个病例时还不大看得出来,到了第二个第三个病例,任谁都能看清楚这些脉象的奇怪。

太详细,太详尽了。

这脉象一般医生根本判断不出来,或许只有经验十分老道的中医才可以,甚至说,老中医可能都没有办法得到苏茂言这样完整又准确的脉象。

比如李老,其中有一些特征他努努力或许能感觉出来,但是大部分,那就是独属于苏茂言的个人领域了。

苏茂言何尝不知道,他的触感是被无限放大过的,所以他能感觉到的脉象,和其他人根本不同。

但是他为什么还要说的这么仔细呢?

因为他从李老那里知道,他所讲述的一些脉象,有一些平常人在努力之下是可以察觉的。

而且有了他的经验作指导,在把脉的过程当中,就能格外注意病人是不是存在类似的,或者说是可能的脉象。

只要有了怀疑,就能拓展思路,后面的检查就好办了。

这就是苏茂言的目的。

而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的时候,一个人匆匆的赶到了酒店,从另一道门走进了会场的休息室,透过休息室里面的大屏幕,他正在认真的看着苏茂言。

“我知道大家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但是现在请你们把问题记在笔记本上,等我发表结束之后,我会认真的回答你们。”

“接下里我想要举例的一位病人,她的情况还要更加复杂一些。”

秦屿听不懂苏茂言说的什么脉象,什么症状,什么疾病,但是他的眼睛却像是黏在了苏茂言的身上,根本挪不开。

他后面站着的秘书柳河眼观鼻鼻观心,假装没发现自家老总最近的奇怪之处。

比如邀请一些不相干的人吃饭,还喝了酒。

比如开会的速度被提高到了极限,就是为了来听根本听不懂的交流会。

柳河瞥了一眼大屏幕上面的青年,年轻,帅气,干净,爽朗,自信,许多美好的形容词都能够用在这位年轻人身上。

就连他这个笔直笔直的直男,也觉得这位年轻人很不错。

但是这种欣赏明显和他老板眼里的欣赏是不同的。

柳河开始回忆,这么多年来,好像并没有处理过老板的约会行程,更没有机会代替老板去甩掉各种各样的男女情人。

这么说起来,他这个秘书做得真是枯燥乏味啊!

他的思维一溜,苏茂言那边都快要讲完了。

就算是不懂行的人听了,也觉得苏茂言的发表非常详实详尽,柳河就有这种感觉,他们每天听过的ppt介绍不知道有多少,但是苏茂言今天的,绝对属于诚意满满的一种。

可是其他更加专业的人却不这么想了,他们迫不及待的举起了手,想要把各自的问题都丢给苏茂言。

李老看着这样的景象,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坐在旁边的会长转过头来:“你介绍的小苏确实有两把刷子,这些案例也都举得很不错。”

李老点头:“他案例里面讲的好几例病人,都是在省中医院和我坐诊的时候遇到的,在这方面,小苏确实很有天赋。”

会长笑了笑,他所知道的一些东西,比在座的人更多一些,包括华国的整个中医界的情况,所以他对苏茂言的发表很感兴趣。

或许在其他人看来,光凭诊脉就判断出有什么疾病,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整个华国,确实就有人能做到这样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

还有一些在国外看来属于神神叨叨的,就连他也无法理解的手段,可就能把一些顽疾给治疗好。

为什么?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这些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莫名其妙,但是对于真正的天才来说,却是他们各自的,无法分享的领域。

而这时,第一个提问的人已经开口了。

“我想问的是,你最后总结的各类经验,来源不过是二三十个病人而已,所以结论根本没有任何的可靠性,你为什么会选择在这样的场合发表一些根本不具备可靠性的结论呢?”

苏茂言早就猜到了会有人问他这个问题。

所以尽管问题问的十分尖锐,但是他仍然心态平和道:“我的这些结论,并不是我自己归纳总结出来的,事实上,我也只是它们的受益者。”

提问的人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

苏茂言又拿出了曾经百试百灵的理由。

那就是这是他们家家传的知识,他只是学以致用。

但是他还解释了一下:“里面关于脉象的记载在现在看来有些复杂,因为很多脉象都无法通过手指来触摸,至少我的父亲是这样,但是或许是我运气比较好,能够体会到里面所说的各种脉象,所以才让祖先的记载有了用处。”

苏茂言也并没有说谎,他家里确实是家学渊源,他祖父当年也是在当地出名的中医,当然,他爹不算,他爹一心就没放在中医这条路上。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不是假的,他的ppt里面还准备了家里的族谱以及当年祖先的一些记录,不过这些记录大多很残破了,而且很多已经丢失,根本找不到。

所以出现在ppt上面的,是橘猫帮他修复过后的版本,而且还加了一些内容,就是他从药王系统里面得到的知识。

他本来以为橘猫不许他往外传的,没想到一边看小说一边晃尾巴的橘猫竟然一口就答应了。

“救命活人,不应该是被单独藏起来的技术,你愿意往外传就往外传,我一点都不介意,不过你传了也没有什么用,因为大夫这世上很多,但是药王只有一个,他们肯定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个就是扫地僧的寂寞啊!”

橘猫叹了口气,颇有种天地悠悠,只猫一个人的豪迈和孤独,可是它手里的那本重生我是霸道总裁却暴露了它深刻的内心。

李老都没有看见过苏茂言家里的这些东西,所以不由睁大了眼睛,从照片上来看,这应该不是作假,而且几百年前的一些医学古籍他们也见过,虽然不是原本,但是里面的的内容他们都是认真学过的。

就遣词造句来说,苏茂言也没有作假的水平。

“今天的交流会,我的目的就是把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分享给大家,医学这一道,没有止境,我们现在所研究发现的,对于复杂的人体来说,只是沧海一粟,我分享的东西,可能不完全正确,但是我想既然先祖有这样的记载,我也运用他们的办法,诊断出来了相关的疾病,所以我觉得它们也有一定的参考性。”

苏茂言态度诚恳道:“我真心的希望今天我的发表,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如果能为大家提供帮助,那就更好了。”

提问的那个人也没想到,苏茂言说的东西竟然是家传的绝学!

在中医界里面,有些家传的东西其实是不对外的,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不会宣之于口的流派和方子,毕竟大家都要混口饭吃,说出来所有人都知道了,那还怎么混饭吃?

但是在这种公开的交流会上面,苏茂言竟然把这么宝贵的东西就这么简单的分享了出来。

而且他分享的还不是一般的家传绝学,毕竟人家家里原来是在宫里当了好几代御医,古代的御医,治不好病是要砍头的,他们的技术水平比起一些什么民间传说的要来的可靠得多。

御医们,算是古代版本的有证看病了,而且拿的还是最高的资格证,全国都没几个。

提问的人不由有些脸红:“对不起,原来是这样。”

苏茂言道:“没有关系,我说的本来就不一定对,只是给大家提供一个可以参考的思路而已。”

既然苏茂言说的东西有了来源的地方,而且他也验证过了,对于一次发表来说,已经足够了,毕竟不是写论文,而且苏茂言带给大家的东西目前来看也是干货十足,十分有价值。

第一位提问的人虽然坐下了,但是其他人还有许多问题想要问。

他们问的当然不是质疑的话,反而是和苏茂言探讨起来了各种脉象的判断。

比如苏茂言在判断子宫肌瘤引起的月经不调,和一般的月经不调时,究竟是怎么细致的区别两者的分别的,诸如此类。

按照规定,每一位医生的发表时间是控制在15分钟以内,提问时间是控制在10分钟以内,所以眼见着还有许多人想要提问,但是时间已经快到了,会长不由使了一个颜色,叫来了工作人员,让苏茂言的提问时间延长10分钟。

“难得大家这么有兴致。”会长笑着道。

在这之前,虽然也有许多人会就发表的内容提问,但是比起苏茂言这边的提问场面,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既然之前的时间有盈余,那么挪到苏茂言这里也无不可。

秦屿本来还有些担心的,不然昨天也不会专门请协会里的大佬们吃饭,但是看到了现在的苏茂言,他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

以苏茂言的专业能力,怎么都会被同行认可和接受的。

他站起身来。

身后的秘书柳河问道:“秦总,您这是?”

秦屿道:“我先上去开个会,一会儿在下来,你帮我盯着。”

柳河道:“好。”

忙碌的秦总今天也是努力的抽出时间和猫眼儿相聚啊!

提问环节已经进入了尾声,即便会长已经延长了十分钟的提问时间,但是现在看来也不大够用,但是整个交流会不可能因为苏茂言而耽误了议程,所以主持人只能十分遗憾的,请大家会后继续交流。

作为刚刚没有问到问题的刘明浩,这会儿心里的好奇心已经要溢出来了。

因为他的一位患者,就属于吃了药还没有改善的恶露不止,但是从目前的各种检查结果来看,他开的药应该是对了症的,只是为什么患者还没有获得改善呢。

他把脉的功夫并没有苏茂言那样精深,感觉也没有苏茂言那么深刻,但是今天听了苏茂言的发表之后,思路也拓展了开来。

在会间休息的时候,他就利用地理位置之便,在其他人围住苏茂言之前,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苏茂言听了他的话后沉吟了半晌:“吃了药还没有改善的话,或许就不是一般的恶露不止,如果你有所怀疑的话,可以再请那位患者再来面诊一次,具体的来说,一般的残留没有排尽,或者是感染发炎之类引起的恶露不止,她们的脉象应该是……”

苏茂言说的很专业,刘明浩和其他的医生也听得很仔细。

这时有一位医生提议道:“你的那位患者不知道是哪里人?方便过来吗?我们可以对她进行一个会诊,不收钱,只是可能会耽搁一下她的时间。”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提议,刘明浩道:“那位病人其实就是我的一个亲戚,你们等等,我这就给她打电话。”

病人的身份是刘明浩的弟媳,自从生了小孩以后,就一直恶露不止,和之前苏茂言看的那位孕妇的情况有些相似。

“她前天才检查过,从hcg来看,还是比较正常的,应该就是子宫内部的残留物没有排尽,但是吃药也吃了一段时间了,情况还是没有什么改善。”

其实很多病都是这样的,光是看理论觉得很简单,但是实际治疗起来,你觉得的病因可能并不是病因,就算检查结果都符合教材对这个病的判断,也很有可能病因不是这个。

现代医学虽然发展的很快,但是对于复杂的人体来说,也是远远不够的。

交流会就快结束的时候,刘明浩的弟媳妇过来了。

其实她不是很情愿,但是这几天吃了药之后也确实没有什么改善,如果这次会诊能让她的病赶紧好起来的话就好了,抱着这样的心态,她才会赶到这里来。

交流会一结束,众人也没有去其他的地方,刘明浩把弟媳叫了过来,给她介绍道:“这位是苏大夫,在诊断妇科疾病上面很是专业,我和他提到了一些你的情况,所以就想借着这个机会,请他帮你看看。”

年轻的女人点了点头,感谢道:“那就多谢苏大夫了。”

苏茂言道:“不谢,请坐。”

其他人瞥见了这边的情况,也都选择了留下来围观,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现场。

女人被这么多医生看着,还是有点紧张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么多医生给她会诊,这是多难得的机会啊,所以又放下了心来。

哪知道这心刚刚放下来,就看见了对面苏茂言有些凝重的神情。

“苏大夫,我没什么吧?”女人不确定的问道。

苏茂言道:“别担心,我再看看你的脉象。”

说这话的同时,他也取掉了自己的耳塞。

指尖下面的脉搏清晰无比,配合着他的听力,跳动着的脉搏就像是一幅画一样,清楚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苏茂言叹了口气。

其实产后的绒癌很少,属于比较罕见的情况,但是不知道是他运气不好,还是患者运气不好,竟然会在一周之内遇到两位。

难道他真的是中医界的“柯南”吗……

不过也多亏了这位患者选择的医生是刘明浩,而刘明浩本人又是她的亲属,这才及时的让苏茂言给她诊断出来。

“怎么样?”刘明浩问道,“我听了你的话之后,只是觉得我弟媳的脉象是有那么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清楚哪里不对劲,再加上吃了药也没有改善……她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再来把把她的脉。”苏茂言让开位置。

刘明浩其实已经给自家弟媳把过很多次脉了,但是这次或许是因为听了之前苏茂言的分享的原因,觉得手底下的脉搏格外的有些不对劲。

但是他到底没有苏茂言的天赋,也迈入不了苏茂言的个人领域,所以只是摇了摇头,表示看不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茂言道:“再做进一步的检查吧。”

女人虽然迷糊,但是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对:“什么意思?还要做什么检查?”

刘明浩对自己的弟媳还是比较了解的,立刻安慰她道:“没有什么大碍,不用紧张,就是我之前给你开的方子可能不大对症,所以这位医生建议在做检查。”

女人释然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这两天吃了药还是没有什么改善。”

苏茂言诊了脉之后,又有几位医生自动请缨:“我们也来看看?”

苏茂言虽然没有明说是怎么回事,但是这群医生们也听懂了,估计不是普通的恶露不止,所以很想来诊诊脉,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刘明浩看向自己的弟媳,女人点头道:“好。”

来都来了,不就是让人诊脉吗,反正也花不了多久的时间。

没想到这些医生一个一个的还没完了,刘明浩也有点不好意思,和弟媳连连道歉,医生们看时间过去十多分钟了,也不好再诊。

不过他们根据之前苏茂言讲述的一些技巧和内容,确实有了一些新发现,大体感觉和刘明浩的差不多,只是依着他们的水准,只是觉得有一些些的不对劲,具体是什么问题,他们也说不清楚。

而且这种感觉太微妙也太微小了,如果不是有苏茂言诊脉在前,他们心里已经有了暗示,换到平常,恐怕还真发现不了什么不对劲。

如果能更对苏茂言今天讲的内容有更进一步的体会就好了,抱着这种心态,不少人都开始问起了问题。

“小苏,你那本书可以借我看看吗?”

“小苏,你平常都在哪里诊脉啊?”

“小苏,你们家里还有没有人在学中医啊?”

于是没一会儿,苏茂言就被围住了,他还没想好到底回答哪位同志的问题,就被人给领走了。

秦屿从休息室里面走了出来,对着众人道:“不好意思,我是茂言的哥哥,找他有点事情,不会耽搁很久的,大家见谅。”

众人见状也只能让开了路,不过还是没忘晚上聚餐的事情。

苏茂言连连点头,反正晚上的聚餐各位大佬们也在,想来也不会闹得太久。

“秦哥,你怎么在这里啊?”跟着秦屿出了会场,苏茂言好奇的问道。

秦屿笑了笑:“刚刚下班,正好赶上了,所以想着过来看看你。”

“对了,你刚刚的发表怎么样?成功吗?”

他在前面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尾巴狼,后面的秘书简直都要翻白眼了。

明明就是三点不到就急匆匆的从公司赶了过来,听完苏茂言的发表之后又在酒店开了一个会,现在竟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真是一个心机深沉的男人啊!秦总!

苏茂言却没有怀疑,他现在还有点兴奋:“我本来以为我发表的内容很多人会提出质疑,没想到大家接受的这么快。”

秦屿笑着道:“只要是言之有物,他们当然不会质疑你的努力。”

苏茂言见状又忍不住把发表过程中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了秦屿。

两人早上的时候明明还有些尴尬,连早饭都没有在一起吃,没想到就过了短短的一天不到,苏茂言就已经在秦屿巧妙的安排之下忘记了昨晚的事情。

至少他现在一点都没想起来,心里全部是交流会上发生的事情,再加上秦屿愿意听他讲,而且还会附和他,他当然高兴。

直到和秦屿分开之后,独自到了晚上聚餐的地方,苏茂言才想起来了,昨晚他和秦屿之间,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尴尬?

但是想着之前脸上毫无异色的秦屿,他心大的想,应该也没什么吧。

毕竟他刚刚就忘记了,秦屿肯定也忘记了。

很快,苏茂言就被师兄师姐们喊了过去,因为今天的晚饭,他才是真正的主角之一。

面对着师兄师姐们的围攻,很快苏茂言就把和秦屿之间的尴尬抛到了脑后。

毕竟今天真的是非常充实的一天呢!

※※※※※※※※※※※※※※※※※※※※

虽然今天没有日到万,但是也日了八,嘿嘿嘿~

喜欢我的医术震惊世界请大家收藏:(www.d586.com)我的医术震惊世界D586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最新章节 -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全文阅读 -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txt下载 - 湉喵的全部小说 -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D586小说网

猜你喜欢: 红楼之仙降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林影金光御九界之为你而来[西幻乙女]被退婚的贵族小姐暴富了网王之冰山我们恋爱吧转基因王妃呆萌少女在网王大祭司网王之狂刷反感度无限求生我真的没有始乱终弃啊恶魔百货我的医术震惊世界雁归红楼万世尊宠网王之守护我的王子EXO之美男公寓鹿晗你是我的独家记忆红楼之黛眉倾城碰我超痛的[星际]网王之恋夏最强逆袭大神[快穿]红楼系统道医EXO之愿得一人心
完本推荐: 造化之门全文阅读虚无神在都市全文阅读大王饶命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殖装全文阅读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全文阅读校花之贴身高手全文阅读九星毒奶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魔皇大管家全文阅读不良之谁与争锋全文阅读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全文阅读超神建模师全文阅读撒野全文阅读最强神话帝皇全文阅读女帝直播攻略全文阅读东岑西舅全文阅读无限恐怖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我爸给我二十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魔门败类以契为证蚀骨闪婚:神秘总裁的私宠低调为王剑主八荒我在异界有座城红楼之群英荟萃丹师剑宗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玄武裂天九转星辰诀我真的只是想打铁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摘仙令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光灵行传完美至尊华丽逆袭超级贴心保镖龙零冠上珠华大梦主论末世女配修仙的正确姿势镇国天王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霉运阴阳眼长生十万年睡龙之怒疯狂农民工修仙琐录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txt下载手机版 - 湉喵的全部小说 -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D586小说网移动版 - D586小说网手机站